用一生的时间和生命去设一个局去报答相遇之恩

2017-10-14 15:56

 早上一起来就说,我再写一篇日记吧。
  
  女儿说:写写写,挺有意思的。
  
  我说:写啥呢。
  
  她说:你昨天不是说要写那个卖瓜子豆子的吗。后来怎么是老M了。那你今天写吧。
  
  我说:没意思吧,天天婆婆妈妈的,不是乞丐,就是老M,再弄个卖瓜子豆子的,我的圈子也太有点那个了。其实我有想写Z哥Z师兄的,可是Z哥就是我的好友,他能看到,没敢写。
  
  老婆说:你注意点,别一时兴起,太真实直白了,万一传到人家耳朵里,会不会不太好。
  
  年关了,最近因为药监局的事情,来来回回的跑,折腾了好些日子,有些烦心。也有准备把药店转出去,所以经营上也很散漫。每天9点半以后才去店里,而且总是被患者的电话催了去:我们在店门口等着呢。
  
  昨天把好多年前存下的鹿茸**角**骨没怎么赚钱处理了,一位南方来的老板买了,一万两千多元。回去一问,**角还是一克赔十几元卖掉的。我说算了,这些早年存下的动物类的药物处理了吧,以后不经营这些了。
  
  一是有杀生的关系,二是今年药店我打算要变动,我想退出医疗了,压在手里也发挥不了作用。
  
  我的药店,说是药店,其实就是个传统坐诊的诊所形式。因为前些年这里停办了个体诊所,我不得已开成了药店,只经营藏成药和中草药,全靠我坐诊来维持的。
  
  我的店很个性,只是中药和藏成药,也不上医保刷卡机,也不上慢性病报销。原因是,我懒得跑医保关系,而且的经常跑。患者来看病,有时候抱怨,为什么刷不了医保卡,得自己兜里掏钱。
  
  我也懒得搭理。没办法,谁让咱牛呢,我就这样,反正一般的头疼感冒之类的也不找我,找来的都是那些慢性杂病,要么是别处看不好试一试的,要么是知道我对这类病治愈率比较高的。
  
  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
  
  其实,真不是我牛,我是真的没办法。这存在一个经商和耍技术的区别。
  
  我若是一个商人,我开药店,那一定是店面整洁,服务周到,医保刷卡,药品齐全,各种关系跑的熟套。
  
  可我是个大夫,一直看病,你若用心去看病,肯定是顾不来其他的事情的。看病是需要定心的,特别是你想做一个责任心的大夫。
  
  看病如同打仗,那种谈笑间灰飞烟灭的境界不容易的。大多还是要仔细的诊断,精密的辩证,细致的用药的。除非是一个很套路很常见的一般病情,可以稍微轻松一些。
  
  而且我给这个地区的患者惯坏了一个毛病。
  
  刚来这里坐诊的时候,没有信任感,没有知名度。都是些老病油子和疑难杂症,他们来掐一掐你老嫩,考一考你,看你水平怎么样,一种试探的心理。
  
  进门也不说话,坐下来:看个病,诊个脉吧。胳膊一伸,往脉枕上一放,两眼往其他方向一看,不搭理你了。其实他们都是很明白自己的病的,考一考你。说对了,有可能配一点药试一试,说不对病情了扭头就走了。
  
  对付这类病人,你只有一招。就是你的脉诊和望诊舌诊的功夫要非常的过硬。
  
  你把病情症状说的很准确,再给他分析的很透彻,患者就开始相信你了,就有想让你治疗的想法了。
  
  这种功夫,除了扎实的理论基础,就需要有扎实的实践功底了。更加重要的是,要有定心。
  
  怎么来定心?其实要求很高的。你要有淡泊的心态,不要有烦杂的干扰,你的呼吸要沉稳,你的神情要从容,你的手指要有灵敏的可以走到心里的感触。中医经典上说,“手如持虎”的把脉状态。就是说,如同你手下压着一只虎,你不能把它压不喘气了,也不能把它压轻了,还不能让它动了,还不能把它压疼了,还要给它一定的自由。这种类似气功的“手如持虎”的功夫首先要定心的。
  
  好多人说好多的理论,我从来不敢多说。为什么,真正的中医真不是那么肤浅的,要做好了,真的是要潜心去体验修炼的。比如一个天庭饱满的“饱满”二字,到现在我才真正的有了感觉,不在大小,不在高低,在哪里,“饱”“满”,中国人那种形象的感觉,真的挺难解释的,唯有去潜心体会。我跌跌碰碰到现在,也只是知道一点而已。怎么才能做的好,唯有定心去感受研究。
  
  所以古代大医,你见过记录有一个是“豪”的吗?因为若是大医,就要定心,若要定心,就不能有欲心,若有欲心,他就定不了心。
  
  就如同佛教的戒定慧,由戒生定,由定生慧。万物都是相同的,医道也是如此。
  
  不能有利欲心很难做到的。因为要生活,要有经济来源,要赚钱。要赚钱就要去经营,要经营就要去分心。
  
  所以我尽量少经营,但不能不经营,所以只能是个一般靠下的医生。
  
  “以药养医”,绝对是个害医精。功利心的社会风气也很难出来真正的大医的,即使在公立医院里有中医教授想成为大医,也不可能,因为他要写论文,他要搞所谓的学术,他定不了心。
  
  个体大夫也很难成了大医,因为功利型的社会,他也需要功利的把家弄的好一些,他需要办个药店诊所,办了药店诊所,就要应付各种和看病无关的事情和管理部门的管理。
  
  因为这个社会情况就是定不了心,所以也难出来真正的大医了。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,这样的大儒境界是存在于一定社会背景和铺垫下的,绝不是偶然性的。为了一个“义”字,,也只有在春秋战国时间多有发生。
  
  其实,看病也有乐趣存在的。若是最近精神不错,也没有生活的繁杂事干扰,也不用担心应付检查,若是能定下心来一些。那看病诊断就颇有意思的。
  
  你神清气爽,坐在诊断桌子后面,泡一杯热茶,开始了候诊。
  
  患者进来了,不认识,你先略微瞭他一眼,记住,只能抬眼瞭望一眼,那一眼的感觉,近了的感觉就不准确了。为什么?近了他的气色就会很快的和你的气色有混合了,你会有不准的感觉了,明明是有面色略黄,坐近了一会儿,好像也不怎么黄,也正常啊。所以望诊的那一眼感觉非常的重要。
  
  看他神态体貌,是壮实还是羸弱,是红润还是清白,是有神还是无神或是不足,初步有一个印象。一伸胳膊,你定心把脉,然后张嘴看舌苔,然后再细心品脉,好了,病情基本确定了,问诊是印证而已了。你确定他脉相里的浮沉迟数滑涩,参考了舌苔,加上一进门的望诊,就会有一套的辩证病情出来的。脉道不利但沉而有力,舌苔浊腻,体态臃肿,面色油腻,气息粗壮。你都不用问,肯定是晚上8点后口干,偶尔有些头晕,睡眠质量不佳,略有心慌气闷,平且有口气,偶尔会口苦,脾气大而又烦躁感,总有上火的感觉,甚至会有手麻,而且他的生活一定不错,饮食也很好。
  
  这不是算卦,这是中医辩证,就相当于做数学题,前面有3加2,我就能算出结果是5.当你把完脉,看完舌苔后,你把你的辩证答案一说,他会不断的点头的:是的是的是的,对对对,就是这样的,就那个8点后口干,就觉得烦躁气大的很,胳膊稍微一压就麻了,手指木呢。然后蛮信任的要你开药。
  
  一个上午,看那么几个患者,不要多,多了就不细了,就不定了,几乎是算卦一样很准的诊断,又是一些杂症,又给把病情解释剖析的很清楚,起因和注意也很明确,然后很细致有把握的开了药。患者满意而归,我也淋漓尽致的感觉,如同讲了一堂好课,一气呵成,满堂喝彩,颇有成就感。若是过些日子患者有奇效,更是成就感满满的,舒服的不得了。
  
  我在这个地区看病,惯下了患者一个不好的毛病。刚开始坐诊不是不信任吗,考我吗,我就不问诊,直接说病情,慢慢的,他们有了口碑,说藏药店那个大夫脉诊厉害,疗效好,一把脉就知道病情了。其实哪有那么简单的,我的各种诊断是具备的,他们不知道罢了。
  
  你甚至可以从脉相病情上推断出一个患者的家境生活状况,以及家庭的和谐程度,大致什么类型工作,社会地位如何。这不是算卦,所谓阅人无数,病情相貌和人的生活背景是有直接关系的,岂能是算卦!
  
  但有好多次丢脸了:屋里好几个病人,有一小伙子急匆匆进来看病,我号了好一会儿脉,没诊断对病情,原来人家是上火了嗓子有些干。我心里暗骂:你个孙子哎,你真把我当神仙啊。。。
  
  还有一个媳妇,我号了半天脉,说了半天都不对病,我有些蒙头了。后来人家说了:例假推后了,好像是怀孕了,去妇幼保健院化验没结果,医生说是刚怀孕马上也化验不出来。找我号脉来了,考了我个懵了头。说实在话,我真没那么强的把脉功底的。包括怀孕几月后把脉是生男生女,脉学上是说了,左部脉滑利而旺,尺部脉有力,是男孩儿。可我试过几次,大多弄错了。
  
  也很反感有人有事没事无聊的找我号脉诊断,好像我是免费无刺激无损伤的CT机,烦啊,我哪有这本事。可总有人这样,好无奈。
  
  有时候私事烦杂,心也不定了,诊断准确更是大打折扣了。好在现在人们也认可了,也可以问诊了,加上多年的经验,还可以混过去的。医生绝对存在状态的问题的,不可能天天像打了鸡血似的,而且又有那么多烦杂的事情。
  
  一个有烦杂事情,要经营管理,赚钱功利,要社会地位,要应酬,要走关系,而无大志为苍生的理想,我注定成不了大医,最多就是个比庸医略好一些,因为我还是没坏了良心,还是对医学有一点感悟的,但终究是难免庸俗的。
  
  可我现在感觉越来越看不了病了。而且越来越明显,越来越强烈。
  
  我开始为退出做准备,给几个特殊的患者留了电话,双侧颈动脉斑块的老W,心脏扩大的娜仁花,还有外地区的几个患者,因为他们的病恢复了一部分,一时还离不开我。
  
  为什么啊要退出医疗,是啊,为什么啊,我也在思考。
  
  一,这些年疲于应付各种管理和检查,有些烦了,累了。
  
  二,医人莫若医心。
  
  三,我定不了心。
  
  我现在用药越来越简单了。以前四五百味草药的用,现在百八十味子就差不多够用了。以前用好多的药方子,现在越来越简单了,就那么几味子药,就那么一些常用的经典方子。常有人问,把你的秘方告诉我用用,或者是我有什么什么病,你给开个好方子。我说真没有,经验方子有一些,但也得看病情有针对性的。其实,只要对症的药,就是最好的药最好的方子。经方最好,经方最妙!
  
  甚至现在用最简单的药物方子也和患者讲开条件了。
  
  要人家忌荤多久,禁忌生冷,禁忌房事,甜淡饭食,要人家不吃晚饭,要人家10点以前必须睡觉,要人家早起锻炼,要人家登高望远开阔心境,要人家搬出去阴冷的偏房,出去住向阳的房子,甚至想要人家性情和善起来,要人家不要那么急躁的去争取。。。
  
  否则,我的药吃下去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功效。你若能做到我要求的,你只吃我一点点药或者不吃就好了。
  
  有一小孩子阴虚火热,让人家马上吃素一段时间,每天晚上10点前到外面树林散步,看月亮就可以了好了。
  
  就这样絮絮叨叨,絮絮叨叨。越来越婆婆妈妈,婆婆妈妈。
  
  可是没办法,因为我知道,几乎所有的病都是生活习惯和生活背景生活处境导致的,你不掐断源头,不去火刨薪,怎么能治得了病。
  
  我以前大部分的药物都是和患者的不良习惯的结果做对抗,真正用在病上的又有几分呢。
  
  而真正已经因为这些因素已经产生了严重的疾病,你又有多大的能力用药物来治好呢。
  
  多少的患者最后死在治疗的路上的,你又有几份能力能治疗呢?你的偏方呢?你的秘方呢?你的专家讲课水平去哪里了呢?你怎么不去治疗呢?
  
  女儿放假回来,每天随我去药店帮忙,笑着说:你现在进来一个人就让人家忌荤,忌盐,然后才给一点药。
  
  我说:没办法,这是大量吃肉食的地区,你看看他们个个脸上都沁着油呢,他们的心脏能好吗!
  
  前些天,一位教授,没评上什么更高的职称,突然心梗死了,之前我和他说了,你已经那么高了,还要那个干吗,太累了吧。
  
  和他一个科室的同事,和他一起争名额的,也连续好多天睡不着觉了,吃安眠药吃的晕晕乎乎的,来找我了,我说你还要升吗,他说:不升不行啊,身不由己啊。
  
  我无语了。
  
  我知道,老教授在那边拉他呢。
  
  真的,我想从不同的角度去沉淀一下了,从不同的方向感悟人生。我想退出医疗了。
  
  那做什么去呢,定心,先去定心。 

(扫一扫关注订阅号)

About